来叩网
请输入搜索词:
  

《英雄联盟》动画为何等了十年?

以下是www.hotellico.com大数据处理后,找到符合英雄联盟系列漫画网站 《英雄联盟》动画为何等了十年?的所有相关结果,可以点击标题打开https://www.hotellico.com查看!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毒眸已认证的官方帐号内容审核中内容将在审核通过后自动发布文 | 刘南豆 编辑 | 何润萱 5月4日,拳头游戏宣布,与腾讯游戏、腾讯视频、奈飞(Netflix)合作的《英雄联盟》首部动画剧集《Arcane》,预计在2021年秋季全球同步上线。在中国大陆地区,《Arcane》将在《英雄联盟》官方平台以及腾讯视频独家播出。 据目前曝光的预告片内容,该动画将围绕《英雄联盟》宇宙的两座城邦以及两名人气英雄“暴走萝莉金克丝”和“皮城执法官蔚”展开故事线。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暴走萝莉金克丝 拳头游戏娱乐业务全球总裁 Shauna Spenley表示:“《Arcane》是写给《英雄联盟》玩家和粉丝的一封情书,他们一直希望我们能够提供更多的影视化内容体验,以深入了解《英雄联盟》的宇宙世界。” 《Arcane》首次亮相是在2019年英雄联盟全球十周年庆典上,当时拳头游戏公布了这部动画的制作进展,并播放了首部预告片。实际上,这部动画本可能在2020年就与大家见面,但由于疫情的影响,拳头游戏选择将其上线时间推迟至2021年。然而对于广大玩家而言,等这一天已经太久。 从2011年《英雄联盟》国服公测到《Arcane》上线,这款国民级游戏来到中国玩家的视野里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里的前六年,《英雄联盟》都只单纯地停留在游戏和赛事的层面,直到2017年英雄联盟宇宙世界观平台上线,一系列的IP开发动作才渐次展开。而这款游戏早在2013年就已经是中国PC端最火的游戏了。 相比于游戏的爆火程度,《英雄联盟》的IP开发一直在缓慢前行。但进入新的十年,用以延长游戏寿命的IP开发终于被提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作为第一游戏IP的影视联动第一炮,《Arcane》被寄予厚望。 游戏快跑,IP慢行 将一个游戏做成IP,开发衍生内容,首先当然需要游戏本身有足够丰富的世界观。而《英雄联盟》IP开发的慢动作,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世界观的不确定。 据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最早诞生的时候,在核心团队的心中只是想做一个“《DotA》的克隆品”。彼时游戏急于在约定的时间内上线,封测版本原本只计划出20个英雄,但根据竞品分析的结论,创始人们临时决定在几个月内将英雄数量增加至40个。为此,拳头公司招募了12名设计师,并聘请了外包团队加班加点才得以赶制完成。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英雄联盟初始英雄之一索拉卡 可见,从这个游戏诞生开始,“没想好”和“不统一”就成为了重要标签,这极大程度地影响到了游戏世界观的建立。 在2019年腾讯游戏学院举办的第三届游戏开发者大会(TGDC)上,来自拳头公司的Thomas Vu就提到了这段经历,“刚开始我们有40个英雄,每个英雄都有不同的技能,他们之间没有联系也没有世界观。虽然我们都很喜爱这些英雄,但刚开始它确是比较空洞,没有什么内涵。” 这样的问题同样出在其他MOBA类游戏当中,比如《王者荣耀》,设置了一系列的真实历史人物作为游戏角色,尽管利用到了玩家既有认知的红利,但也出现了大量“关公战秦琼”的局面,使得整体世界观的建立尤为艰难,还容易引发争议。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在一局王者荣耀的游戏中,李白可能会和马超同场作战,在世界观上显得十分违和 同时,MOBA类游戏独立对局的性质,本身也不如角色扮演类游戏一样具有叙事的土壤。Thomas Vu用“篮球场”来比喻游戏中的“召唤师峡谷”,当我们参与一局游戏时,就像是从上而下地观看一场篮球赛,英雄之间的对白也极为短暂和碎片。本质上来说,在玩家的游玩体验中没有那么重视世界观,但若要作为IP进行衍生创作,却又必须要成熟的世界观,这是一个矛盾。 但Thomas Vu同时也提到了拳头游戏给出的差异化处理方式,“像《哈利波特》、《指环王》、《权力的游戏》,他们都是一个作者创作的,整个系列高度统一。而我们的目标是让玩家至少爱上我们的一个英雄,这些玩家会对某个英雄产生共鸣,认为这个英雄是他的最爱。” 以英雄作为核心来开展IP创作,是《英雄联盟》后续IP开发动作的一条主线。如前文介绍的《Arcane》,就是以两名英雄的成长历程作为线索的,还有与漫威合作的漫画也是以单个英雄作为主角来展开叙事的。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以艾希为主角的英雄联盟漫画 除了游戏本身带来的挑战外,拳头公司自身的企业文化也是重要因素之一。拳头一直是一个更专注于游戏本身的公司。据ThomasVu所说,“当《英雄联盟》刚刚出现的时候,IP是我们最不关注的部分。我们考虑的都是玩家排队时间太长了,怎么保证服务器不掉线,怎么能两周内推出一个新的英雄,如何在新的地区发行游戏。” 到了2020年,《英雄联盟》几乎每一到两周就会迭代一个新版本或发布一个新内容,甚至比以前更加频繁了。拿现在的《英雄联盟》和刚发布时的版本相比,几乎是两个游戏。 但无论如何,上线时间长达十年的游戏,光靠游戏本身已经不可能再维持和之前一样的热度。在2016年《英雄联盟》全球玩家数量达到1亿人的巅峰之后,此后几年玩家数量逐步下降。于是,IP化战略,包括赛事IP的运营逐渐成为了下一个十年突破的重点。 新的十年,弹药充足 腾讯互动娱乐英雄联盟中国总负责人黄凌冬曾表示:“2021年是英雄联盟宇宙IP发展的里程碑之年,在新的十年里,我们可以和玩家一起用新的视角去探索这个宇宙世界的奥秘,这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所谓“美妙”的开端就是《Arcane》,作为影视化的首部完整作品,《Arcane》能承载玩家巨大期待的原因在于,拳头此前发布的许多CG动画及音乐都具有较为良好的制作水准。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图片 比如这部动画的制作方,是法国的Fortiche工作室。这家工作室此前就曾为拳头操刀金克斯的CG动画《Get Jinxed》、艾克的CG动画《Ekkos Seconds》以及K/DA女团的首支单曲《POP/STARS》的MV。《POP/STARS》是《英雄联盟》在Youtube上点击率最高的一部CG动画,并且获得了第11届“Annual Shorty Awards”短片大奖的游戏项目冠军。前作成功经验,也让《Arcane》的下限有了一定的保障。 除此之外,拳头更是常被游戏玩家冠以“被游戏耽误的音乐公司”之名,作为单曲的《POP/STARS》一经面世就登上了Billboard全球数字音乐销量榜的第一名,拳头从2017年到2020年还曾连续举办过四届音乐节。2020年底出的新英雄萨勒芬妮,甚至是先以歌曲翻唱和自拍的形式爆红于网络,再作为游戏角色正式上线的。 除了本身有影视项目的制作基础之外,本次在腾讯视频上线的《Arcane》在影游联动方面的尝试也值得期待。在此之前,《穿越火线》剧集上线时,就曾与游戏进行联动。《穿越火线》当时将剧中主角肖枫和路小北植入进了端游当中,并且联合两位主演拍摄了番外篇,将其植入到手游剧情模式中,玩家解锁剧情才能观看到番外篇。另外,游戏还植入了剧中战队的冠军武器套餐。这对于当时上线已经12年的《穿越火线》端游和上线已经4年的《穿越火线》手游而言都具有极大的引流意义。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穿越火线》剧集 《Arcane》之外,其它IP衍生项目也在陆续开展,使人们对于“英雄联盟宇宙”抱以更大期待。 譬如移动端游戏的尝试中,除了移植端游的《英雄联盟手游》外,拳头实际上还制作了自走棋品类的《云顶之弈手游》、RPG回合制品类的《破败王者:英雄联盟传奇》、卡牌品类的《符文之地传说》以及模拟经营品类的《英雄联盟电竞经理》等等以《英雄联盟》IP为原点创作的游戏。 文学方面,首部由《英雄联盟》官方授权的电竞小说《英雄联盟:我的时代》在2018年上线,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骷髅精灵。在此之前,《英雄联盟》的相关小说往往都是粉丝撰写的同人文。 漫画方面,与漫威合作的首部漫画《英雄联盟:艾希:战母》同样在2018年推出,后续还发布了《拉克丝》、《劫》等英雄的系列。这些漫画的推出也是外界认为拳头想效仿漫威宇宙的核心原因,因为漫威宇宙的形成,也是从以单个角色为主角的漫画中逐渐建立起来的。如今英雄联盟共拥有155名英雄,其影视化余地和选材空间都要比漫威更广,但在人物关系和剧情建设方面是亟待补足的。 居左居中换一张图删除(选填) 图片描述英雄联盟漫画《拉克丝》 影视剧方面,2020年8月,耀客传媒宣布将与腾竞体育共同打造以LPL职业联赛为主要内容的网剧。耀客传媒也是此前《穿越火线》剧集的出品方之一。同时,据游戏娱乐网站IGN今年4月的报道,拳头正在为真人电影项目招兵买马,并在招聘信息中明确表示“将致力于《英雄联盟》电影宇宙以及新系列相关的工作”。 多管齐下的《英雄联盟》也需警惕前车之鉴。本计划拍摄系列电影的世界级游戏IP《魔兽》,因第一部电影作品在全球范围内惨遭票房滑铁卢而致使计划搁浅。业界普遍认为,选取原有世界观中较为枯燥的段落进行电影改编,是《魔兽》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世界观的逐步完善并不能直接带来影视改编的成功,《英雄联盟》动画剧集仍需要讲出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拳头公司CEO Nicolo Laurent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21世纪最牛的娱乐企业将会是游戏企业”。但至少从目前来看,游戏IP改编影视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见,《英雄联盟》或许是最有机会的那个。《英雄联盟》动画为何等了十年?

文 | 刘南豆

编辑 | 何润萱

5月4日,拳头游戏宣布,与腾讯游戏、腾讯视频、奈飞(Netflix)合作的《英雄联盟》首部动画剧集《Arcane》,预计在2021年秋季全球同步上线。在中国大陆地区,《Arcane》将在《英雄联盟》官方平台以及腾讯视频独家播出。

据目前曝光的预告片内容,该动画将围绕《英雄联盟》宇宙的两座城邦以及两名人气英雄“暴走萝莉金克丝”和“皮城执法官蔚”展开故事线。

暴走萝莉金克丝

拳头游戏娱乐业务全球总裁 Shauna Spenley表示:“《Arcane》是写给《英雄联盟》玩家和粉丝的一封情书,他们一直希望我们能够提供更多的影视化内容体验,以深入了解《英雄联盟》的宇宙世界。”

《Arcane》首次亮相是在2019年英雄联盟全球十周年庆典上,当时拳头游戏公布了这部动画的制作进展,并播放了首部预告片。实际上,这部动画本可能在2020年就与大家见面,但由于疫情的影响,拳头游戏选择将其上线时间推迟至2021年。然而对于广大玩家而言,等这一天已经太久。

从2011年《英雄联盟》国服公测到《Arcane》上线,这款国民级游戏来到中国玩家的视野里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里的前六年,《英雄联盟》都只单纯地停留在游戏和赛事的层面,直到2017年英雄联盟宇宙世界观平台上线,一系列的IP开发动作才渐次展开。而这款游戏早在2013年就已经是中国PC端最火的游戏了。

相比于游戏的爆火程度,《英雄联盟》的IP开发一直在缓慢前行。但进入新的十年,用以延长游戏寿命的IP开发终于被提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作为第一游戏IP的影视联动第一炮,《Arcane》被寄予厚望。

游戏快跑,IP慢行

将一个游戏做成IP,开发衍生内容,首先当然需要游戏本身有足够丰富的世界观。而《英雄联盟》IP开发的慢动作,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世界观的不确定。

据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最早诞生的时候,在核心团队的心中只是想做一个“《DotA》的克隆品”。彼时游戏急于在约定的时间内上线,封测版本原本只计划出20个英雄,但根据竞品分析的结论,创始人们临时决定在几个月内将英雄数量增加至40个。为此,拳头公司招募了12名设计师,并聘请了外包团队加班加点才得以赶制完成。

英雄联盟初始英雄之一索拉卡

可见,从这个游戏诞生开始,“没想好”和“不统一”就成为了重要标签,这极大程度地影响到了游戏世界观的建立。

在2019年腾讯游戏学院举办的第三届游戏开发者大会(TGDC)上,来自拳头公司的Thomas Vu就提到了这段经历,“刚开始我们有40个英雄,每个英雄都有不同的技能,他们之间没有联系也没有世界观。虽然我们都很喜爱这些英雄,但刚开始它确是比较空洞,没有什么内涵。”

这样的问题同样出在其他MOBA类游戏当中,比如《王者荣耀》,设置了一系列的真实历史人物作为游戏角色,尽管利用到了玩家既有认知的红利,但也出现了大量“关公战秦琼”的局面,使得整体世界观的建立尤为艰难,还容易引发争议。

在一局王者荣耀的游戏中,李白可能会和马超同场作战,在世界观上显得十分违和

同时,MOBA类游戏独立对局的性质,本身也不如角色扮演类游戏一样具有叙事的土壤。Thomas Vu用“篮球场”来比喻游戏中的“召唤师峡谷”,当我们参与一局游戏时,就像是从上而下地观看一场篮球赛,英雄之间的对白也极为短暂和碎片。本质上来说,在玩家的游玩体验中没有那么重视世界观,但若要作为IP进行衍生创作,却又必须要成熟的世界观,这是一个矛盾。

但Thomas Vu同时也提到了拳头游戏给出的差异化处理方式,“像《哈利波特》、《指环王》、《权力的游戏》,他们都是一个作者创作的,整个系列高度统一。而我们的目标是让玩家至少爱上我们的一个英雄,这些玩家会对某个英雄产生共鸣,认为这个英雄是他的最爱。”

以英雄作为核心来开展IP创作,是《英雄联盟》后续IP开发动作的一条主线。如前文介绍的《Arcane》,就是以两名英雄的成长历程作为线索的,还有与漫威合作的漫画也是以单个英雄作为主角来展开叙事的。

以艾希为主角的英雄联盟漫画

除了游戏本身带来的挑战外,拳头公司自身的企业文化也是重要因素之一。拳头一直是一个更专注于游戏本身的公司。据ThomasVu所说,“当《英雄联盟》刚刚出现的时候,IP是我们最不关注的部分。我们考虑的都是玩家排队时间太长了,怎么保证服务器不掉线,怎么能两周内推出一个新的英雄,如何在新的地区发行游戏。”

到了2020年,《英雄联盟》几乎每一到两周就会迭代一个新版本或发布一个新内容,甚至比以前更加频繁了。拿现在的《英雄联盟》和刚发布时的版本相比,几乎是两个游戏。

但无论如何,上线时间长达十年的游戏,光靠游戏本身已经不可能再维持和之前一样的热度。在2016年《英雄联盟》全球玩家数量达到1亿人的巅峰之后,此后几年玩家数量逐步下降。于是,IP化战略,包括赛事IP的运营逐渐成为了下一个十年突破的重点。

新的十年,弹药充足

腾讯互动娱乐英雄联盟中国总负责人黄凌冬曾表示:“2021年是英雄联盟宇宙IP发展的里程碑之年,在新的十年里,我们可以和玩家一起用新的视角去探索这个宇宙世界的奥秘,这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所谓“美妙”的开端就是《Arcane》,作为影视化的首部完整作品,《Arcane》能承载玩家巨大期待的原因在于,拳头此前发布的许多CG动画及音乐都具有较为良好的制作水准。

图片

比如这部动画的制作方,是法国的Fortiche工作室。这家工作室此前就曾为拳头操刀金克斯的CG动画《Get Jinxed》、艾克的CG动画《Ekkos Seconds》以及K/DA女团的首支单曲《POP/STARS》的MV。《POP/STARS》是《英雄联盟》在Youtube上点击率最高的一部CG动画,并且获得了第11届“Annual Shorty Awards”短片大奖的游戏项目冠军。前作成功经验,也让《Arcane》的下限有了一定的保障。

除此之外,拳头更是常被游戏玩家冠以“被游戏耽误的音乐公司”之名,作为单曲的《POP/STARS》一经面世就登上了Billboard全球数字音乐销量榜的第一名,拳头从2017年到2020年还曾连续举办过四届音乐节。2020年底出的新英雄萨勒芬妮,甚至是先以歌曲翻唱和自拍的形式爆红于网络,再作为游戏角色正式上线的。

除了本身有影视项目的制作基础之外,本次在腾讯视频上线的《Arcane》在影游联动方面的尝试也值得期待。在此之前,《穿越火线》剧集上线时,就曾与游戏进行联动。《穿越火线》当时将剧中主角肖枫和路小北植入进了端游当中,并且联合两位主演拍摄了番外篇,将其植入到手游剧情模式中,玩家解锁剧情才能观看到番外篇。另外,游戏还植入了剧中战队的冠军武器套餐。这对于当时上线已经12年的《穿越火线》端游和上线已经4年的《穿越火线》手游而言都具有极大的引流意义。

《穿越火线》剧集

《Arcane》之外,其它IP衍生项目也在陆续开展,使人们对于“英雄联盟宇宙”抱以更大期待。

譬如移动端游戏的尝试中,除了移植端游的《英雄联盟手游》外,拳头实际上还制作了自走棋品类的《云顶之弈手游》、RPG回合制品类的《破败王者:英雄联盟传奇》、卡牌品类的《符文之地传说》以及模拟经营品类的《英雄联盟电竞经理》等等以《英雄联盟》IP为原点创作的游戏。

文学方面,首部由《英雄联盟》官方授权的电竞小说《英雄联盟:我的时代》在2018年上线,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骷髅精灵。在此之前,《英雄联盟》的相关小说往往都是粉丝撰写的同人文。

漫画方面,与漫威合作的首部漫画《英雄联盟:艾希:战母》同样在2018年推出,后续还发布了《拉克丝》、《劫》等英雄的系列。这些漫画的推出也是外界认为拳头想效仿漫威宇宙的核心原因,因为漫威宇宙的形成,也是从以单个角色为主角的漫画中逐渐建立起来的。如今英雄联盟共拥有155名英雄,其影视化余地和选材空间都要比漫威更广,但在人物关系和剧情建设方面是亟待补足的。

英雄联盟漫画《拉克丝》

影视剧方面,2020年8月,耀客传媒宣布将与腾竞体育共同打造以LPL职业联赛为主要内容的网剧。耀客传媒也是此前《穿越火线》剧集的出品方之一。同时,据游戏娱乐网站IGN今年4月的报道,拳头正在为真人电影项目招兵买马,并在招聘信息中明确表示“将致力于《英雄联盟》电影宇宙以及新系列相关的工作”。

多管齐下的《英雄联盟》也需警惕前车之鉴。本计划拍摄系列电影的世界级游戏IP《魔兽》,因第一部电影作品在全球范围内惨遭票房滑铁卢而致使计划搁浅。业界普遍认为,选取原有世界观中较为枯燥的段落进行电影改编,是《魔兽》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世界观的逐步完善并不能直接带来影视改编的成功,《英雄联盟》动画剧集仍需要讲出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拳头公司CEO Nicolo Laurent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21世纪最牛的娱乐企业将会是游戏企业”。但至少从目前来看,游戏IP改编影视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见,《英雄联盟》或许是最有机会的那个。

游戏

© 本文版权归 毒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了解版权计划

相关搜索
网友推荐
神龙护卫全文免费阅读 国殇的全文拼音 自在神医逍遥客全文TXT 把妹达人全文读 浅婚衍衍全文免费 春情全文阅读3 闪婚老公太抢手免费阅读全文 忘羡忘情全文 他来了请闭眼丁墨全文免费阅读 山村透视兵王项少龙全文免费阅读
日本糖果 早上好英文 旺角 明日之後高分子塗層 明星大偵探3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星巴克咖啡豆推薦 星海遊俠5 星點龜 春秋航班